「社區」一詞是由人發明的,所以社區都是為人的方便而設計和發展,因此其他生物都像成了非法居留者,也很像難民。生命教育圓桌會的組員,最近到了大嶼山貝澳訪問了人稱牛媽的梁韶華女士,她的分享讓我們開始反思,人和牛應怎樣一起生活在同一個社區呢?

 

缺乏支援經常感徬徨

  2009年某日,一隻受傷的牛臥倒在牛媽屋外,她看到很是慌張,不知如何是好。這時,住附近的一些外國人聯繫了獸醫,並拜託她照顧牠,在緣分的拉動下,便開始了這一路走來的陪伴牛隻之路。

 

  起初,以為只是簡單的餵食和換藥工作,但後來卻發現照顧牛隻並不容易。牛隻的傷口會有很多蒼蠅環繞、傷口感染的情況也時常發生。缺乏支援的牛媽經常感到徬徨無措,屢次想放棄,但眼看牛隻無人照顧,傷口日漸惡化,傷口沾滿了蒼蠅蛋,傷口處流出膽黃色的膿,十分可憐。

醫生也說得看牠的造化,在無數次掙扎下還是堅持照顧,並揚言:「牛牛,若果你挨過這關,我就照顧你到老。」幸運地,牛牛像聽懂她的話,奇迹地痊愈,牛媽順便為牠取名為牛牛。就是這樣,牛媽開始認識水牛、熟悉水牛、愛護水牛,把牠們當成鄰居、社區裏的一員。

社區中有人不願接納

 

  從一竅不通到上網查閱資料、親自找專業獸醫協助和開藥,這些知識便成了現在支持牛媽照顧牛隻的秘密武器,除外,她無時無刻也會帶備藥物,隨時都能為有需要的水牛治療。在照顧牛牛期間遇到愈來愈多其他水牛,也發現社區中有部分人不願意接納牠們,他們認為水牛會傷害農作物,破壞居民的財產。

 

  因此,曾有剛出生的水牛寶寶,被居民故意放狗咬死,亦有人故意布下鐵線陷阱,令水牛遭受能致死的傷,政府部門亦曾經多次介入,但情況依然沒變。

不能罔顧水牛死活

  在往後的日子,牛媽不僅照顧的水牛愈來愈多,還致力於爭取牠們在社區裏的地位。因為在牛媽心裏,牠們都不是野生動物,牠們也是這個社區裏的居民,所以大家不能罔顧水牛的死活。

  為了讓別人認識水牛,珍惜水牛,牛媽會讓區內居民了解水牛的貢獻,例如水牛會把雜草吃得平平的,能免去大家除草的不便;而牛糞都是豐富營養的肥料。

  隨後,人們對水牛的敵意便減低了,儘管仍有不少牛隻被人蓄意傷害,但是包容和愛護的氣氛在區內漸漸增長,這讓牛媽感到安慰,及更有動力繼續照顧水牛。

 

水牛受傷 甚麼也沒有

 

   在牛媽多年來的照顧下,水牛都生活得不錯,不僅在受傷時懂得去找牛媽,也會定時在某處食草,和不去破壞居民的農作物。回想起當天照顧牛牛的決定,牛媽雖笑說自己是「身不由己,誤墮塵網」,但言談中,不難發現水牛在她心中佔據了重要的地位,亦十分享受為這群水牛東奔西跑。牛媽說了一句話,深深地打動了筆者的心:「人受傷有人救,狗受傷有人幫,但是水牛受傷,甚麼也沒有,甚至被討厭」。這簡單的信念推動着她,更為此獨力奮戰至今。

 

  水牛不會說話,更不懂得去示威抗議為自己爭取權益。但作為萬物之靈的人類,或許是時候靜下來欣賞一下,那些與我們一起生活在同一個社區的「鄰居」們。(註:小題為編輯所加。圖片:生命教育圓桌會)

 

#生命教育 #水牛
作者:洪樂兒、蔡紫欣
特稿由生命教育圓桌會統籌
roundtableforlifeedu@gmail.com
Facebook專頁:生命教育圓桌會

住在同一社區的「鄰居」